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Q好生活 >楼之能兴能塌 绝然的幸福不存在

楼之能兴能塌 绝然的幸福不存在

11 篇短篇小说集,「爱有千万身」,有爱情的诸多变貌,是预知分手纪事,
是爱欲纠葛陷于人性无可脱逃,也是同性情慾由着眼波流蕩开来……

此书其余诸篇,都属于不同时空不同住所的产物。在一个爱不进去的城市,我住了十六七年之久,始于香港回归那一年,时至今日港人佔中,也搬了快十次家,光是婚后就搬了四次家(预期明后年还会再搬一次),彷彿身后有追兵;不然,就是潜意识里要横看侧看,把吉隆坡的好努力看出来?也许,还可以归咎于生性怕热又惹蚊,偏又不肯屈服于冷气的淫威之下,枕边人聼怕了我的牢骚,一次次开车兜斑苔谷一带寻找热带清凉境。是的,当初最好的日子已经远矣。那时,与父母、哥哥四人蜗居槟榔屿战前老房子的小后房,打着两把小风扇便可以度日。

如今我住过的战前房子彷彿变成童话糖果屋,说了,连枕边人也不相信。我屡次说,不是过去三十年来地球温度升高了,而是如今的建筑商用着劣质建材给我们造闷热的「火宅」,并且预设我们将钻墙装冷气。大概,祇有四季国如日韩能让我稍微安分一点(却也在韩不得已搬了两次),除却夏季,其他月份我安然自适。也许,到韩国,或到每一个地方或长或短居留,都祇是人生的暖身操,谁清楚将来会如何呢?我是在适应大限,还是準备移民?祇要人身还在,不论到了哪里,可以预期的是:势必先安了电脑,赶紧「试笔」写点东西。常常,祇有写出了第一篇东西,我才对新住所稍微有点信任。换风水学的説法,文昌位算是找到了。

如今,身后追赶我的来敌恐怕已经越来越分明了,是时间,那人人的公敌。变动不居的人生还有夙愿可言的话,那就是远在开始提笔尝试写小説之前,便想着,其中一本小説集该以爱情为素材,把爱情当作一头生物,细细观察牠的生死、成长、转折,连皮肤上的细纹都写出来,那最好。曾想过以「爱有千万身」命名,那已经是七八年前的旧事了;如今,未能想到更好的书名,且名之为《幸福楼》,但愿没给人标榜幸福之嫌。本来,绝然的幸福就不存在,楼之能起能兴能塌,已经是中年人看过的风景。我很早就不相信「五十年不变」。

书名:幸福楼
作者:陈志鸿
出版社:印刻文学
上市日期:2015/6/23

相关阅读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官方网站|热门实用和全面深入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sunbet81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开户